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各地信息 > 五老风采>正文

要让红旗飘万代 重在关心下一代

时间:2017-10-09    作者:网站编辑    来源:甘肃省关工委


要让红旗飘万代 重在关心下一代

  

我是194415岁那年参加了新四军,两年后在“苏中七战七捷”战斗中负伤截去右下臂的二等甲级残疾军人。1952年,我走上革命传统教育讲台,用残肢向下一代“传递”红色火炬。64年来,我先后被70多所大中小学、幼儿园聘为校外辅导员,用一只左手写下15万字手稿,给青少年写信4000余封,先后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6000多场,听众达500余万人次,并帮教“大墙内”失足青少年30多人,资助贫困学生10多万元。多年来,我先后荣获了“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”“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”“2012年度中国好人”等100多项荣誉称号。

我在投入关工委工作的过程中,做到传统教育方式不断创新。2003年,我利用政府在居民小区屋顶平改坡的机会,在自家阁楼上花费4万多元建了一个40平方米的“家庭微型革命陈列室”。将50多年来收集的革命史料、文物、照片和青少年寄给我的5000多封书信、贺卡等展示出来,有采自嘉兴南湖、井冈山和延安延河的水。还有井冈山的红土、红米,延安的小米,以及战士们替代纸张用来学习的桦树皮。我常想,等我不能走不能讲的时候,战争的幸存者也就所剩无几了,活档案将成为历史。在我有生之年,要为子孙留下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。当孩子们看到这些展品时,先烈们艰苦奋斗的场景会浮现在他们面前。

2014年年底,在无锡市汪泉市长的关心支持下,我的家庭陈列室搬迁至江苏省荣军院250平方米的老干部活动室,后在省、市、区关工委的支持下,内容得到充实,条件进一步改善,并以我的名字命名为“吴成革命传统教育基地”。此后,慕名前来接受艰苦奋斗和革命传统教育的人络绎不绝。有学校、社区辅导站组织来的,也有父母带着孩子来的。一位孩子的母亲说:“现在的孩子什么都不缺,不缺吃、不愁穿,缺的就是艰苦奋斗的教育。”今年,前来参观的有98批、2000余人次。

在开展关心下一代工作中,我遇到了一个特殊群体——未成年犯管教所、戒毒所、收容教育所和监狱内的失足青少年。

1992年,我第一次走进未成年犯管教所去讲课时,看到正当花季的孩子因染上毒瘾而误入歧途,我痛心之余在自问:活着的我该做些什么呢?战犯尚且能够改造,更何况是一些犯错的孩子?从此,未成年犯管教所、戒毒所、收容教育所和监狱成为我长期的“工作阵地”。

生活在一个破碎家庭的王利(化名),很小就混迹社会,15岁时被送进了未成年犯管教所,家人也从不去看望他。在王利眼里,未来一片黑暗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听了我所作的报告,鼓足勇气提笔写了一封信:“吴爷爷你好,我现在身无分文,想问您借60元钱,将来一定还!”收到信后我二话没说,就把钱寄了过去。平生第一次得到信任和温暖,王利大哭了一场。他没想到,就凭一封简单的信,吴爷爷会给素不相识的他寄钱。看来,这世上还是有人在关爱他的。不到一年,王利因表现良好提前释放。如今,王利有了稳定的工作。他说:“吴爷爷的话和给予他的温暖,让他受用终生!”

20多年来,我为失足青少年讲课200余场次,结对帮教190多人,转化效果明显的有128人。其中,结对帮教的7名重刑犯,已有6名立功减刑回归社会。为帮助和挽救失足青少年,我先后花费了十几万元。

当我获得70多项荣誉称号后,我听到了一些置疑之声:“你一年忙到头,收入该用不完吧?”“你收不收红包?”我说我不会用金钱来衡量奉献的价值,我讲的是战友们、烈士们流血牺牲的故事,是在尽一个共产党员的义务,如果把这些沦落为商品,我岂不愧对了战友和烈士,也是对后代的不负责任。

今后,我准备用“讲、看、做”三个字来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“坚持服务青少年的正确方向”。

讲,是一种责任。力求做到与时俱进,常讲常新,达到不同对象都愿意听,听了还想听。今年,我到学校、社区等讲红军长征精神和革命传统教育报告38场,受众1100余人次。

看,是使命。我将充分运用革命传统教育基地,把我60多年来讲过的革命传统和收集的红色资料,展现给青少年,让青少年了解艰苦奋斗的由来。自2003年建家庭微型革命陈列室以来,累计来参观的有600多批次、23000多人次。

做,是生命的延伸,是一道无声的命令。今后,只要社会有需求,我一定带着感情、带着责任去做好。并以革命前辈吴玉章的格言诗句作为我的人生追求: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人至期颐亦不息;一息尚存须努力,留作青年好范畴。”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,将一直到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天。(作者系全国“最美五老”,江苏省无锡市关工委报告团成员)

责任编辑  乡村
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